楼兰新娘

眼睛

,

  聚雅斋主人程光画得一手好画,慕名求画者络绎不绝。这天黄昏后,一位猥琐邋遢的男子闯了进来,他手里抱着一卷白绫。白绫看样子有些年头了,布面不少地方显露着霉斑。男子爱如珍宝地紧紧搂着白绫,急切地对程光说:“你可是大画家程光?”程光点点头,谦虚地说:“这‘大画家’三字实不敢当。”男子环视室内,赶过去将门窗关严了。程光大骇,不知这陌生男子鬼鬼祟祟有何居心。他不觉后退几步,一把按住桌上的电话机,就要报警。男子赶紧说:“程先生莫慌,我有一画想请先生鉴赏。”男子将怀中白绫展开,露出一幅女子画像,画中女子美极、艳极,穿着五彩霓裳,发髻上插着美丽的鸟羽,一看就非汉族女子。程光也想不起有哪个少数民族是如此着装。 女像工笔细描,与其说是画,倒不如说是摄影。女子笑脸盈盈,双眸含情,就连肌肤上的汗毛也隐约可辨。女像和人体等比例大小,因为形象太过逼真,远远一挂,还以为面前站着的是个真人。程光对这幅画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见男子并无歹意,就放心地走过去,手掌在女像上轻轻滑过,感觉就像抚摸着真人,那女子肤若凝脂,纤长苗条的身材也像真人一样让人觉得温暖。当程光的手掌自上而下摩过她的心脏时,她的心脏居然跳了一跳,把程光吓了一跳。

  “怎么样?”男子一直注意着程光的神色,“是不是很特别?”程光疑惑地说:“这幅画很邪门,你是在哪得到的?”男子长叹了口气:“我叫李崇明,本是一家公司的老总,就因为这幅画,我弄得倾家荡产,沿街要饭。”他小心地卷好画,就是现在他对它依然没一丝恨意。“慢着,这幅画多少钱,你开个价。”程光这么说已经犯了收藏的大忌,可李崇明却摇了摇头:“我不会卖画的,这一生我都不会让它离开我。”程光感到奇怪了,李崇明找他居然不是为了卖画。李崇明重又将画紧紧地搂在怀里,说:“程先生,我暗中观察了你三个月,知你是诚实守信之人,请你不要将关于这幅画的点滴说出去,还有如果你想能天天看到这幅画,就把我留下来,好吃好喝的招待我。”“没问题。”程光对这幅画和神秘兮兮的李崇明很是好奇。

  程光派人打听李崇明,不久就有了消息,他确实是一家公司的老总,可这是十几年前的事了。李崇明爱好旅游,当年他沿着楼兰古国的遗址探险,在沙漠深处失踪了几个月,回来后就显得有点神经质,常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公司的事情也懒得打理,不出一二年就破产了。李崇明住在程光家里也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整日只是对着女像又哭又笑。有时程光想要再看一看画,李崇明像害怕什么似的让他瞄上一眼就把画卷上了,让他心痒难捺。 好奇心越来越盛的程光只得平生第一回做了小人,晚上,他悄悄地在给李崇明的饭菜里下了安眠药,李崇明呼呼大睡起来。然后,程光将李崇明的画拿出来,挂在墙上。白绫展开,上面却什么也没有,程光又在李崇明身上找了找,并没找到另外一幅白绫。这时,月色皎洁的院子里忽然传来银铃般的笑声,他赶忙奔出屋子,顿时惊呆了。只见一女子正在热烈地跳着异域风情的舞蹈,身上穿着五彩霓裳,头上插着美丽的鸟羽,她转过脸,赫然正是画像上的女子。程光惊叫了一声,眼前的女子就像烟雾一样消失了,他在院子里仔细查找,也没发现她有何藏身之地。

  程光稍显失落地回到李崇明的房间,一抬头,那女子又回到了墙上的白绫上。他擦了擦眼睛,证实自己没有看错,忙用凉水泼醒了李崇明。李崇明见程光已然窥破了他的秘密,便如实说来。原来,这画像上的女子是古楼兰国人,因为长得漂亮,被一个法术很厉害的巫师看上了。女子早有恋人,自然不肯嫁给巫师,巫师恼羞成怒,就在新娘大婚这一天,作法将女子的魂魄摄在一幅白绫上。并且巫师还在女像上下了天地间最恶毒的诅咒,让女子永不能转世为人,倘若有谁能破咒救得了女子,女子便会以身相许。李崇明说完懊丧不已,可惜他花了十几年时间,弄得身心俱疲,也不能勘破巫师的魔咒。

  程光生气地说:“你就为了一名传说中的女子,把正事都给荒废了,你有没有想过太不值得!”李崇明神往地说:“能和一个古典美女结婚,是任何一个男人的愿望,并且她是古楼兰国人,如果能够因为她而找到失踪的古楼兰国,得到被黄沙掩埋的珠宝,我失去什么都是值得的。”“那好,你去找你的古楼兰国吧,我这儿养不起懒汉了。”说着程光就把李崇明往门外推。李崇明可怜地说:“我现在身无分文,又没个落脚之处,出去不是饿死也要冻死,你就行行好,让我在这里勘破巫师的魔咒,得到古楼兰国的财宝后,我们三七开,不,对半分。”程光冷笑一声:“我可没兴趣要什么财宝,我挣的钱足够养活我自己。”李崇明拿着画悻悻地走了。

  三年后,程光渐渐把这事给忘了,这一天,他像往常一样到古旧一条街淘古董,在一个摊前,一卷白绫吸引了他的目光。白绫看样子有些年头了,布面不少地方显露着霉斑。程光心中一动,恍惚记起了什么,他小心地展开白绫,一个美艳的女像就跃进眼帘。

  程光问摊主是怎么得到这幅画的,摊主告诉他,前几天他路过一个墙角,看见一个冻饿而死的老乞丐手中紧紧抓着一卷白绫,就好奇地抽出来瞧了瞧,这一瞧觉得这幅画很特别就带走了。程光掏钱要买这幅画,摊主摆了摆手说:“你就随便给几个钱吧,老乞丐的尸体是我掩埋的,等下收摊的时候我还想买叠纸钱烧给他。” 根据摊主描述的特征,老乞丐正是落魄潦倒的李崇明。按照摊主的指点,程光拿着画找到李崇明的坟,插上香烛。想到李崇明为了一幅画中的女子竟弄得客死异乡,他不禁有些伤感,展开白绫,喃喃地对着画中人说:“姑娘,我不管你是人是妖,但留你在世一日,世人就多一日贪欲。”说罢,他就着烛火点燃白绫,看着画像上的楼兰新娘一点一点被火苗吞噬……

  夜色渐渐降临了,程光返原路回去,忽听身后传来一声清脆的呼唤:“先生留步!”程光惊恐地一回头,就见楼兰新娘盛装向他走来:“你、你!”他吓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楼兰新娘莞尔一笑:“先生莫慌,多谢先生救命之恩,小女子愿以身相许。”“这、这、这烧了白绫,你竟还能现身?”程光终于将一句话说圄囵了。楼兰新娘轻叹一声:“每个得到我的人都是千方百计地想据为己有,掠夺财宝,只有先生想到世人福祉,消除人间罪恶。是以你方才才有的焚画之举,却误打误撞地将我救了出来,因为巫师的魔咒就是‘若想拥有,必先舍弃’。他看透了世人的劣根性,有几个心中没有贪念,所以我才在画幅中寂寞了千年。”

,

  一次意外,他虽保住了生命,却被诊断为永久失明。作为画家的他无法接受现实,每夜都偷偷哭泣,他知道,五彩斑斓的世界已与他无关,他将永远面对黑暗。

  上天眷顾了他,拆开蒙在眼睛上的纱布时,一缕阳光刺痛了他的眼睛,他没有真正失明,只是眼前景象由黑色变成白色,依旧无法看清。

  他虽然看不见,但听力却非比寻常。他能听见别人听不见的声音,那些声音空洞飘渺,像是来自另一个空间。那些声音也让他名声在外,从此他有了另一个名字一一神算!

钥匙

  因为他听到了所有人的生死福祸。

  一天夜里,他突然眼睛酸痛,眼前慢慢浮现出如相机底片般的黑白景象,然后他大叫一声,暴毙身亡。

  一一他看见了一双眼睛和一尺白绫……

,

  苏小北在一家饭店当厨师,饭店是朋友开的,四层楼高,装修得金碧辉煌。曾几何时,苏小北的梦想就是在这样一家大型餐厅当主厨,攒够了钱,再开一家属于自己的店。而现在,那个梦想正按着计划一步步变为现实。

  苏小北住的地方离饭店有一定距离,为了方便上下班,他花五千块钱买了一辆摩托车。这算不上什么好车,但苏小北就是执拗地喜欢它。

  每天上班下班,他都会悉心地将其擦拭一番,温柔得如同对待自己的初恋。

  星期六,苏小北一如往常地骑着自己心爱的摩托去上班,清冷的风吹过他的脸颊,顺着领口灌了进去,他不由得打了个哆嗦。

  空气中的水汽在他浓长的睫毛上结出了一层细密的冰霜,他不得不伸出一只手,揉了揉眼睛,企图用手掌的温度将冰霜融化。

  突然,一个佝偻的身影从车前晃过。苏小北来不及反应,车头像脱缰的野马一样失去了控制,砰——

  摩托车不知撞上了什么东西,苏小北的身体腾空�w起,然后便失去了知觉。就在即将昏迷的前几秒,他的目光下意识地搜索着那个佝偻的背影,只可惜,空荡荡的大街上,根本没有一个人。

  苏小北是在两个星期后醒过来的,他睁开眼,看到哥哥苏小伟悲喜交加地坐在他身边。

  原来,就在苏小北出事的当天,他工作的酒楼发生了一起重大事故,200公斤的煤气罐意外爆炸,四层楼全部炸毁,现场无一人生还。

我的家人

标签:

相关阅读

国际足联世界杯,世界杯足球赛几年一次
中国国家男子足球队,中国国家男子足球队为什么还不解散
上海申鑫足球俱乐部,上海申鑫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招聘信息,上海申鑫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怎么样?
欧洲足球锦标赛,2020年欧洲足球锦标赛的介绍
曼彻斯特联足球俱乐部,全世界有名的足球队
巴塞罗那足球俱乐部,
  • 巴塞罗那足球俱乐部,

  • admin艺术故事
  • 巴塞罗那队的简介 巴塞2113罗那5261足球俱乐部(Fútbol Club Barcelona),简称巴萨4102(barca),是一家位于西班牙巴塞罗那市的足球俱乐部,1653西班牙足球甲级联赛传统豪门之一
全能奇才,《全能奇才》有几个女主角?
上海申鑫足球俱乐部,上海申鑫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招聘信息,上海申鑫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怎么样?
世界大学生夏季运动会,第31届世界大学生夏季运动会logo的构图要素与意义?
犹他爵士队,犹他爵士队哪一个版本的经理中小罗的数据最好?
玄天邪尊,玄天邪尊角色介绍(主要女主角)
巴塞罗那足球俱乐部,
  • 巴塞罗那足球俱乐部,

  • admin艺术故事
  • 巴塞罗那队的简介 巴塞2113罗那5261足球俱乐部(Fútbol Club Barcelona),简称巴萨4102(barca),是一家位于西班牙巴塞罗那市的足球俱乐部,1653西班牙足球甲级联赛传统豪门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