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灵摆渡人

养蛇

,

上小学三年级之前,我们家都住在学校的对岸。这就意味着,每天上学放学,我都要乘坐渡船。能坐在渡船上,也是儿时的一大乐趣和上学的动力,看着青青河水里飘逸的水草,调皮的小鱼,还有那一闪一闪的倒影,感觉甭提多惬意了。渡船,是村上承包的,请了一个70多岁的老爷爷摆渡,我们都叫他“刘爹爹”。他没有子嗣,很可怜,村上也是为了照顾他,才把这个活给了他。一年到头,能落个100多元,对一个老人来说,已经很不错了。

  在这里,先要解释一个方言。在湖南、湖北乃至两广和四川的一些地方,由于受到古代官话的影响,叫父辈的人为“爷”,叫父辈的父辈为“爹”。这一叫法,与北方方言有些出入。这只是语言表达习惯的差异,并不是南方人不懂辈分,呵呵。

  每次我们要过河,几个小朋友就会约在一起喊:“刘爹爹,要过河啦!”一般不出三声,刘爹爹就会从河边的一个小屋子走出来,乐呵呵地把船划过来。在船上,刘爹爹总是十分热心,一会问我们今天老师教了什么啊,一会又问我们有没有认真听讲,一会又提醒那些调皮的孩子,让他们离船舷远一点……反正呢,包括我在内,很多孩子都很喜欢他。有时候,家里还让我给刘爹爹带菜啥的。主要目的是为了让刘爹爹监督我,要我早点回去,不要在河边玩耍。这条河,每年都会淹死几个小孩子。

  记得那是一个深秋的清晨。我小时候学习还是很积极的,虽然学习成绩不咋地,但是态度决定一切,我不迟到不早退,上课还积极举手回答问题,呵呵,挺傻帽一人。

  那天,我积极过了头,离开家门才知道其实时间还很早,天只是蒙蒙亮。我去找那几个平时跟我一起上学的小朋友,他们都没有起床。小屁孩嘛,也没有多想,就自己一个人来到了渡口。

  “刘爹爹,要过河啦!”我清了清嗓子,字正腔圆地喊了起来。连续喊了几声,也不见人。我呢,很执着,继续叫着:“刘爹爹……”“咳咳咳……”这是刘爹爹的咳嗽声,伴随着咳嗽,一个黑影从河边的小屋里走了出来。我乐得直拍手。

  不一会儿,船就划了过来,我兴奋地跳了上去。坐在船沿上后,我就热情地跟刘爹爹打招呼。回答我的,还是一阵阵咳嗽,很是强烈。我想看清楚刘爹爹的脸,但由于天还没有亮,深秋的河面上又莫名地腾起了一阵阵水雾,站在渡船棚子下面的刘爹爹的脸好模糊好模糊。

  就这样,我也不说话了。水面上只有浆与水接触的声音,偶尔响起的咳嗽,单调而怪异。“是不是大人生病了,就不喜欢说话了呢?”我在心里默默地想着。生平第一次,期盼着船划得快些。

  终于,船靠岸了。我从船上跳到岸上,也不道谢,头也不回地朝学校跑。身后,又传来了一阵咳嗽。

  到了学校,门还没有开,我又在一个做早点的小店里坐了好久,我们学校的老校长才来开了门。

  早自习开始了。我大声地朗读着课文,不一会儿班主任走了进来,一脸严肃,难看得很。又是谁惹了他了?我顺着他的眼光看去,原来教室里还有十几个空位置。我们那会迟到简直是个天大的事情,一天有一个迟到的,老师就会堵在门口,不让他进教室。今天倒好,一下子有十几个迟到的,难怪班主任要发飙。

  我突然打了一个激灵:咦,怎么这十几个小孩子,都是河对岸的呢?当时我心里暗自还庆幸幸好早来了,不然今天也会迟到,到时候不知道老师会怎样收拾我呢。

  早自习快结束的时候,十几个孩子才齐齐地来了。盛怒的班主任把他们全挡在了门外,门外哭声一片,甚是热闹。我们一大帮子小孩就集体围观他们。

  “大鹏,是谁把你渡过来的?”我的好朋友武立果脸上挂着泪珠,十分纳闷地问我。

  “刘爹爹啊!”我满脸的得意,“谁让你们睡懒觉!”

  啊!好几个小朋友都叫出声来,脸上的表情十分怪异,仿佛我是从石头缝里钻出来的孙猴子。武立果大喊:“刘爹爹死了!”

  死了?刘爹爹死了?听到这里,我的脑子“嗡嗡嗡”地作响,浑身像被抛入了冰冷的地窖里。“你们骗人,就是刘爹爹把我渡过来的!”我一边说,一边朝后退,一下子就摔到了半米多高的台阶下面,晕了过去。

  后来我才知道,刘爹爹的确已经死了,在他把我渡过来之前五个多小时,他就死了。那天,十几个小朋友叫了半天,没有人应。一个学生家长游过了河,才把船划了过来。等到大家去推刘爹爹住的小屋子,才发现刘爹爹早已断气,身体都已经硬了。

  那件事情发生后,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受到同学的排挤,他们都说我能见到鬼,是个怪人。即便如此,我还是坚持认为那天,送我过来的就是刘爹爹。

  从河边小屋中走出来的黑影,除了善良的刘爹爹,还会是谁呢?

,

作为寝室里的老大,他有个难题要处理。

诅咒

  老四不知从哪里搞来了一条蛇。

  一条拇指粗细,两米多长的蛇,通体漆黑,眼睛血红。

  老四很喜欢这条蛇,天天抱着它睡觉,没事就把它盘在胳膊上走来走去。

  难题就是——只有老四喜欢蛇,寝室里的其他人都反对老四在寝室里养蛇。一再劝说无效之后,他带着兄弟们狠狠揍了老四一顿,并且用晾衣杆,挑走了那条蛇。

  从此之后,老四不再跟他们说话,偶尔看着他们,也带着怨毒的气息。

  他们也再没见到过那条蛇。

  然而他却能感觉到,蛇并没有走,它还在这个寝室里。

  尤其是夜里,万籁俱寂的时候,他几乎可以听见它在地上爬行时,鳞片和地面摩擦的声音。有几次,他甚至梦见自己被那条黑蛇缠得透不过气来……

  他渐渐无法忍受这种感觉了,决定找老四谈一谈。

  “那条蛇没有走对不对?你把它藏在寝室里了对不对?”

  老四不安地绞着手指,一言不发。

  他放缓了语气,“老四,都是自己兄弟,没什么好隐瞒的,上次我们也过分了些……你只要告诉我,你把蛇藏在什么地方了,我绝对不会追究,还会说服其他兄弟同意你养蛇!”

  老四忽然诡异地笑了,“大哥,蛇,蛇就在这里啊!”

  这个瘦削的男孩扭动着身躯,身体渐渐发黑,血红的双目,紧紧盯着他——

  “上次你们扔掉的,是老四而已啦!”

,

小陈是名搬运工人。他的工作很累。拉活儿,搬货,每天几乎没有闲功夫。他的想法也很平淡——攒点钱,娶个老婆。然后养家糊口。

  拉不到活儿的时候,他总在一家婚纱店前转悠。他想:如果有一天我媳妇能穿上这样的衣服来和我结婚,那该多好啊。

  后来这家婚纱店的老板找到了他。拉一趟活儿一万,这是天价!小陈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任务很简单,天黑的时候,把店里淘汰的三个模特运到小树林里埋掉。这三个模特都不轻,做工很精致。大大的眼睛,高翘的鼻子,薄薄的嘴。小陈抱起她们的时候,感觉就像抱着自己的老婆。

  装好车后,小陈哼着歌,开着他的农用摩托,向小树林突突突地开去。赚钱真容易。一趟车就一万,很快就可以娶媳妇了。一高兴,小陈开始跟模特们说话。说他的从前,他的理想,他未来的媳妇……媳妇?对啊,如果抱这么个模特当媳妇的话,不是省钱了么?况且她们这么真实,这么漂亮。反正只是不要了的模特而已,应该没关系的吧?

  小陈跳下车,到后面挑了一个最漂亮的模特,把剩下的埋掉了。回家的路上小陈挺后悔,如果都留下来的话,他不是有很多个老婆了吗。就这样过了好几天,小陈一直没出车,在家专心地陪他的老婆。给她买衣服、梳头发……

  直到有一天,小陈抱着老婆看电视的时候,电视上播出一则新闻——婚纱店老板被抓了。他杀了自己的三名女友,把她们做成了标本,一直摆在他的店里当模特……

照相

标签:

相关阅读

国际足联世界杯,世界杯足球赛几年一次
中国国家男子足球队,中国国家男子足球队为什么还不解散
上海申鑫足球俱乐部,上海申鑫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招聘信息,上海申鑫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怎么样?
欧洲足球锦标赛,2020年欧洲足球锦标赛的介绍
曼彻斯特联足球俱乐部,全世界有名的足球队
巴塞罗那足球俱乐部,
  • 巴塞罗那足球俱乐部,

  • admin艺术故事
  • 巴塞罗那队的简介 巴塞2113罗那5261足球俱乐部(Fútbol Club Barcelona),简称巴萨4102(barca),是一家位于西班牙巴塞罗那市的足球俱乐部,1653西班牙足球甲级联赛传统豪门之一
全能奇才,《全能奇才》有几个女主角?
上海申鑫足球俱乐部,上海申鑫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招聘信息,上海申鑫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怎么样?
世界大学生夏季运动会,第31届世界大学生夏季运动会logo的构图要素与意义?
犹他爵士队,犹他爵士队哪一个版本的经理中小罗的数据最好?
玄天邪尊,玄天邪尊角色介绍(主要女主角)
巴塞罗那足球俱乐部,
  • 巴塞罗那足球俱乐部,

  • admin艺术故事
  • 巴塞罗那队的简介 巴塞2113罗那5261足球俱乐部(Fútbol Club Barcelona),简称巴萨4102(barca),是一家位于西班牙巴塞罗那市的足球俱乐部,1653西班牙足球甲级联赛传统豪门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