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咱风雨同舟

依泉,带领“死飞”第一人

,

26年前,一个还没毕业的大学生早早地就意识到:自己的老板其实就是自己。于是他为自己设定了明确的目标,并立即付诸行动,调动所有可以调动的资源向目标迈进。他甚至直接用自己的名字作为公司的名字和商标,以提醒自己将要为一切结果负责。最终,他获得了举世瞩目的商业成功。这个年轻人就是迈克尔·戴尔。

  相似的故事也曾发生在比尔·盖茨及一批年轻的中国企业家身上。他们的人生传奇大大激发了一代年轻人的梦想与激情,不少人因此走上了创业的追梦之旅。

  然而,一旦上路,你就会发现,创业之路并不像梦中望见的那么平坦,现实并不像想象的那么简单,大多时候,艰辛、坎坷甚至陷阱和痛苦会如影随形地接踵而来,像潮水般不停地一波一波涌向你,将你围困,将你击倒……你不由地会感到迷茫、恐惧,感到孤单无助。但是,这个时候你已经毫无退路了,投出去的钱就像泼出去的水,想抽身、想洗手、想回到从前谈何容易!后退一步悬崖万丈。也许擦掉眼中的泪,咬牙走下去,还有一线生机——

  路上的辛酸已融进我的眼睛

  心灵的困境已化作我的坚定……

  这是那首“创业圣歌”《在路上》中的两句歌词,它道出了无数创业者曾经共有过的心路历程,因此听起来才那么撼人心魄,让每个曾经历过创业风雨的人为之眼含热泪!

  没有梦想,是平庸的。但是,有了梦想就一定能摆脱平庸,走向成功吗?未必。因为现实就是现实,不是梦中的金光大道。在以往的采访中,我们曾遇到过不少失败的创业者以及对创业怀着满腔热情和幻想的年轻人,如果论梦想与激情,他们一点都不缺,但是若论创业的准备或经验,他们几乎都是一张白纸。他们为此付出了沉痛的代价!有人甚至从此一蹶不振。

  有感于此,我们才特别策划、组织了这一期创业专题。

  虽然本刊的宗旨就是“点燃梦想,激励创业”,而且我们以往一直密切关注着青年的创业问题,但是创业的艰辛、创业之路的坎坷漫长以及创业低成功率的现实,也不断促使我们理性地思考和对待这个问题。

  本期,我们通过微博及其他方式,就创业的动机、创业过程中遭遇的某些问题,进行了随机的调查与交流,不少专家也积极参与,不仅撰稿支持,还提出了不少宝贵的建议,在此我们一并表示衷心的感谢!今后,我们将对创业中可能遭遇的一系列具体问题,陆续进行专题探讨,希望更多的朋友支持并参与进来。如果这些专题能够对广大的创业者朋友有所启发,或者哪怕有一点点的实实在在的助益,我们就满足了。

  在路上,无论雨多么横,无论风多么狂,请记住我们愿与您风雨同舟,我们愿分担您的欢乐与忧愁……

,

低调有实力的人一直勇于跨界。

  一个名叫依泉的姑娘从德国来到北京,从粒子加速器研究员到五道营胡同远近闻名的老板,地域身份转化的尺度让人足以跌破眼镜。

  迁徙世界第一自行车王国

  每到周末,总有一群年轻人,踩着没有刹车配件的自行车,穿梭在城市的地下通道和广场上。绚丽多彩的车身,总能引起行人驻足观看。这些年轻人所玩的自行车就是“死飞”。 从字面意义上解释,“死飞”就是自行车的飞轮是固定死的,骑车人必须依靠踩脚踏板使链条转动而带动轮子转动,正因为飞轮是固定死的,骑行的人便可以通过脚踏来控制后轮从而减速和刹车,也可以很好地控车,从而玩出多种花样。

  在北京,在自行车行里提到“依泉”,或多或少对她有所耳闻。两年半前,或许“死飞”还不被国人所认可,但如今时下最流行的环保交通工具莫过于它。这里面也多少因依泉的推动,依泉不仅是中国“死飞”界的一姐,还是将死飞自行车引入北京的第一个外国人。

  沿雍和宫往东走进五道营胡同,在一家小店对面便是“耍”——招牌上没有写着谁谁的名字,看到门口堆放着一些自行车,便可停下来。

  依泉是德国人。她的英文非常流利,中文也能与人完整交流。2009年11月之前,依泉供职于一家电信公司。儿时参加过艺术体操,表演过音乐剧,自从爱上自行车后,便效力于德国国家室内自行车队将近12年。

  怀着对老北京的好奇,她来到北京。高速发展的北京,汽车越来越多,伴随着蓝天越来越少。把“死飞”带到北京来吧!依泉头一次有了这种想法,她决定从年轻人入手,让年轻人去带动其他人,若能先感染他们,那就成功了一半!

  依泉把店安扎在五道营。最初的时候客人大都是朋友,或朋友的朋友。从2800到上万元不等的自行车,他们在北京街头穿梭,便是一道格外惹眼的风景。

  那些痴迷“死飞”的人

  来自韩国首尔的严灿�]在此之前从未接触过“死飞”。2011年秋天进入清华大学后,受同学的影响,经介绍来到这里。从预定车辆到最后提车,用了两天时间。本来他的备选中,还有电动车、山地车。可是当看到依泉手里正组建的那辆清爽的翠绿色自行车时,他就认定这辆“死飞”了。

  “每一个零件都是能自己选择的,它在你手里,便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了”。18岁的严灿�]代表着90后的想法:自我而独立。

  死飞到底有何特别之处呢?“它没有刹车,你停它就停,速度很快”,严灿�]脱口而出。

  张寒,北京土著,也是一名飞友,拥有着一辆“无论出价多少也不会卖”的1982年出品永久牌死飞车。

  2011年夏天,张寒从朋友那以一顿饭钱的代价推回了一辆布满灰尘的永久牌自行车。他把它带到依泉的店里,于是这里,便是他常常来的据点了。

  张寒介绍,早在2006年,他还是一名在美国留学的中学生时,便对死飞非常痴迷。他和朋友、同学常常换车,一来环保,二来省钱。去年回国后,他听朋友介绍依泉就很欣喜,不久后就自然加入进来。

  张寒最享受骑车时的自由,常一个人沿着北京的二环三环骑到天亮。对张寒来说,人车合一时,他不是孤独的。

  青春正要逆光飞起

  站在五道营这条翻个跟头就能到对面店里的胡同,我们等着误入胡同逆行的车慢慢倒出去。依泉说,这是她不太理解的地方。为何如此狭窄的胡同里还允许机动车辆进入呢?在欧洲,这样的道路,最多只允许自行车进入。

  夕阳的余辉照进依泉蓝色眼珠里,逆光看她的背影异常动人。逆行的车倒出胡同,她先推着车滑行了一小段,便出人意外地一会儿站立于车上,一会儿与车悬空平行。引得胡同里的行人驻足,忍不住连声喊着:“Cool!Cool!”

  夕阳继续斜下,当问依泉:“你会不会继续坚持将这家店做下去?”

  依泉的脸上绽放出一朵灿烂的笑容:必须的。她用中文,很响亮地回答。

  目前为止,至少已有500个环保爱好者从依泉的店里推出了自己那一辆独一无二的死飞车。她无法预计出未来的数字,这些与商业行为无太多关联。骑车的越来越多,便越接近依泉的梦想——北京天天天蓝,自行车越来越宽。

,

一个女孩失恋后,又雪上加霜地失去了工作。在独自疗伤时,她发挥自己的设计专长和创意,别出心裁地在北京郊外开了一家特别的客栈——必剩客。这家客栈的特别之处在于,客人都是像她一样遭遇情伤的剩男剩女。客栈在为这些剩男剩女疗伤的同时,还为他们牵线搭桥,寻找浪漫爱情。与此同时,女孩也通过经营这家客栈获得了前所未有的财富!

  白领失意 要建“必剩客”客栈

  2008年8月,毕业于北京服装学院的程雅琪应聘到北京一家服装公司做设计师。公司工作很忙,经常加班加点,且设计部主管对下属非常严苛,谁工作稍有不慎,便会遭到严厉训斥。

  2010年4月,主管交给雅琪所在的设计组一个重要的设计方案,雅琪作为成员之一,每天加班加点到深夜。男友对此怨言不断,两人时常发生争吵。最终,男友以性格不合为由向雅琪提出了分手。

  恋爱受挫令雅琪深受打击,那段时间,她工作时常常走神。一天,雅琪做的一个设计方案出了纰漏,被主管劈头盖脸地批了一顿。雅琪心里十分委屈,忍不住辩解了几句。岂料主管更加怒气冲天,当着众同事的面痛斥她:“难道失恋了,工作就可以敷衍了事吗?再这样下去,你就给我滚蛋!”

赖昌星 一个流亡者的“穷途末路”

  主管的话彻底激怒了雅琪,她当天就向公司递交了辞职报告。辞职后,雅琪整日蜗居在五环外的出租房里,每天除了上网闲逛,就是喝酒解闷。有一天,雅琪看到一个网站里有打折的景点门票出售,其中有一个北京近郊的农家乐,风景不错,且价格超低,雅琪不禁怦然心动。她决心到外面走走,调整一下心情,于是她拍了一张农家乐的门票。

  第二天,雅琪带了一些必备的行李,乘车去了那个农家乐。农家乐依山傍水,空气清新,正值春天,野花飘香,莺歌燕舞,雅琪陶醉在大自然的美景中。

  夜晚,雅琪独自躺在农家乐的客房里,望着窗外繁星点点,聆听着山野阵阵蛙鸣,感觉无比的舒爽和安宁。这时,她想起曾经看过的一部外国电影:女主人公因为被男友抛弃,患上了严重的神经官能症,她在一位心理医生的指引下,来到了美丽的莱茵河畔,在那里建了一座小房子。后来,她不但治好了自己的顽疾,还获得了那位青年医生的爱慕,两人结成秦晋之好。

  黑夜中,雅琪静静地回味着影片中浪漫美好的片段,渐渐进入梦乡。在梦中,雅琪租下了这片依山傍水的农家乐客房。随后,她充分发挥自己的设计专长,将客房设计成都市白领喜欢的风格,专门租赁给那些恋爱受挫的剩男剩女们疗伤。开业后,每天顾客盈门,面对赚来的大把钞票,雅琪一直数到手发酸。

  第二天醒来,雅琪才知道原来是南柯一梦。她躺在床上,久久地回味着梦里的情节,情不自禁地笑了。她想,自己现在失恋又失业,在这个依山傍水的地方开一家这样的客栈,不失为一个好主意!

  那天上午,在农家乐的餐厅吃早餐时,雅琪忍不住向房东大姐讲起了自己的想法,房东大姐对雅琪的想法表示赞同,并说自己可以以每月1000元的租金把自己闲置的一座两层小木楼租给雅琪,雅琪激动得连声道谢。

  雅琪立即着手实施自己的计划。她跟房东大姐先签了半年的房屋租赁合同。这座小木楼共有6间客房,位于农家乐小院的后方,小木楼不远处是一片茂密的果园。

  租下小木楼后,雅琪精心设计好每间客房的风格。随后,她请当地民工对木楼进行装修,营造出一间间温馨浪漫而风格各异的客房,专门租赁给那些情场失意,年龄在25~35岁之间的都市剩男剩女度假。

  房子装修完毕,雅琪做了客栈的第一个房客。躺在宽大舒适的松木床上,雅琪思索着,该给自己的客栈取个什么名字呢?既然是专为都市剩男剩女打造的客栈,那就叫“必剩客”吧!

  集思广益 客栈小有名气

  因为缺少资金,在客栈初期宣传上,雅琪显得捉襟见肘。那时,她只在农家乐的附近打出了一条“‘必剩客’客栈——都市剩男剩女疗伤的家园”的宣传横幅。

  毕竟是旅游热区,经常会有客人来“必剩客”询问情况,但当客人一听到“必剩客”客房的价格是农家乐客房价格的两倍时,纷纷被吓跑了。雅琪耐心地给客人讲解“必剩客”客栈的特点,但客人们并不买账。开业3天,也没有一个客人入住,雅琪急得寝食难安。

  当晚,雅琪把自己的烦恼倾诉在网上自己的空间里。有个好友提醒她:“你可以高薪聘请一个酒店试睡员,让试睡员帮你打响客栈的名气啊!”雅琪觉得好友的建议不错,只是自己手上的钱已经花得精光。就在此时,客栈里迎来了一位“必剩客”级别的大龄剩男。于是,雅琪和这位剩男谈妥:这位剩男可以免费入住客栈任何一间客房,但他必须在10家论坛贴出自己对“必剩客”客栈舒适印象的帖子。

  说来也巧,这位剩男恰好是一位时尚杂志写手,这样的交换条件对他来讲,真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有了剩男文笔优美的宣传,再配以高清晰的房间照片,雅琪的“必剩客”客栈很快在都市剩男剩女圈子里打出了名气。周末的时候,客栈一下子迎来了好几位都市剩男剩女。

  “客房价位高不要紧,但一定要让客人感到物有所值。”有一位在客栈居住过的客人,热情地向雅琪提出了建议。这位房客说,客栈虽然环境幽静,有助于剩男剩女抚慰受伤的心灵,可设施太过于简单,除了客栈的名字有些卖点,其他皆过于普通。他认为客栈内应该再添加一些独特的设施。

  其实,雅琪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只是苦于自己实在是囊中羞涩。客栈开业一个星期以后,总共入住了10位房客,其中第一位房客还是免费的,其他房客每天收费90元,除去客房日用品更新的费用,眼下,雅琪的手里只剩下不到200元钱。

  眼前窘迫的境遇,让雅琪有些后悔当初的草率投资。好在远在广州的妹妹了解到雅琪的难处,给她打来了两万元资金,支持姐姐把事业继续做下去。

  有了妹妹的资金支持,雅琪又有了信心。考虑到都市剩男剩女的文化层次较高,雅琪购买了大量时尚报刊、笔墨纸砚和名贵的花鸟虫鱼,还特地选购了各种各样的音乐器材,像吉他、古筝等,供房客有偿选用……“必剩客”客栈的内涵一下子变得丰富起来,客流量猛增。

  有一次,一位顾客把自己的字画遗落在了客栈。这是一幅纳兰性德的《虞美人》:“凄凉别后两应同,最是不胜清怨月明中”。字迹遒劲大气,意境忧伤凄美。雅琪根据房客登记时留下的联系方式,与房客取得了联系。房客建议雅琪把那幅字画悬挂在他居住过的房间里,说说不定会遇到有缘人。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几天之后,这幅字画还真的引起了一位入住这间客房的都市剩女的兴趣,她激动地向雅琪打听这幅字画的主人,还满怀倾慕地索要了主人的联系电话。

  没想到半个月之后,一对恋人光顾了雅琪的客栈,这对恋人正是那位剩女和那幅字画的主人。他们向雅琪道谢,称“必剩客”客栈是为他们“牵线搭桥”的红娘。

  风生水起 打造剩男剩女的灵魂家园

  意外做了一次“红娘”,雅琪受到的启发不浅。从此,“必剩客”客栈又多了一项服务内容:雅琪请人在客栈大厅的显眼处特地打造了一堵人为的“墙”并将其命名为“爱情墙”。房客可以选择在“爱情墙”上留下自己的信物和名字,期待日后的有缘人和自己牵手。

  这项服务内容新颖别致,那些都市“必剩客”甚至“剩斗士”们既享受了客栈的舒适,抚慰了疲惫失意的心灵,还能寻找到和自己有缘的另一位。

  渐渐地,“必剩客”的名字越来越响,成了剩男剩女们的好去处。有的客人开始花大价钱长期包租客房,原来的6间客房已经远远不能满足客人的需要。

  2011年春节后,雅琪扩大了客栈规模,花大价钱租下了整座农家乐小院。

  受“必剩客”客栈生意火爆的影响,当雅琪把整座农家乐小院全部装修一番后不久,整个景区打着各种各样番号的“必剩客”客栈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激烈的竞争让雅琪不得不考虑更新自己的服务模式。一天,一对长期包房的青年男女提出要退房,原因是客栈里除了一间大厨房之外,再没有可以供房客们自己动手做饭的地方。

  客人的退房让雅琪捕捉到了另一丝商机:在客栈里添加一间间情趣小厨房。雅琪自己动手把客栈厨房设计成西方情趣式空间,从橱柜到吧台再到厨顶吊灯,全部采用色彩明丽的果蔬形状,使整个厨房看起来既个性独特,又暖意洋洋。

  “必剩客”的硬件更新后,前来入住客栈消遣或租用情趣厨房开派对的剩男剩女络绎不绝,滚滚财源也随之而来……

  有一次,雅琪无意中看到一位剩男从厨房里拿走一把劈柴的斧头,她觉得很奇怪,便尾随其后想看个究竟。只见那个剩男径直走到客栈附近的山坡上,向一块空地狠狠地劈了下去……雅琪惊出一身冷汗,连忙上前询问原因。

  原来,这位剩男是网络偷菜一族,通过“偷菜”对种菜产生了兴趣。现在,他看到这里土地这么肥沃,却一直闲置着,觉得挺可惜,于是想在这里开辟一片小菜园,把网络里的偷菜搬到现实中来。

  这个主意不错!与有关部门协商后,雅琪租下了山上的一片荒地。经过开垦和翻整,“必剩客”菜园对外公开租赁。

  客人们可以在这里租赁一小块土地,种上自己喜欢的蔬菜,还可以以菜传情,比如有哪位剩男看上了哪位剩女,却不好意思当面表达,就可以利用偷菜、种菜来传递自己的情意。

  一位剩女给雅琪打来幸福的“投诉”电话,“状告”自己的小菜园被人强行打理,雅琪暗笑不已。女孩哪里知道,雅琪就是那位霸占别人菜园的剩男的“同谋”。原来,那个男孩看中了这个女孩,却羞于直接表达,于是每个周末都会来“必剩客”,暗地里为这个女孩打理菜园,并关照雅琪对此事保密。

  看到自己“同谋”的成果,雅琪欣喜不已。

  现在,雅琪继续完善更新着“必剩客”客栈的软硬件设施,每隔一段时间,客栈就会推出一项新颖的服务项目。

  开业一年多来,“必剩客”客栈成功地让10多对剩男剩女牵手,雅琪也赚到了20万元,比以前做设计师的收入高得多。

  都市的钢筋水泥,让剩男剩女的心灵更加坚固保守,而“必剩客”客栈用自己独特的都市风味和田园风光的自然结合,给剩男剩女的心灵增添了一份天然柔情。心里多一份柔情,就会多一份爱情眷顾的机会。

  2011年7月,雅琪接受记者采访时,踌躇满志地说,她对自己和“必剩客”客栈的明天充满了信心,她说:“希望更多的剩男剩女在这里找到自己的爱情,包括自己!”

郁亮:游走于理想与现实之间

标签:

相关阅读

国际足联世界杯,世界杯足球赛几年一次
中国国家男子足球队,中国国家男子足球队为什么还不解散
上海申鑫足球俱乐部,上海申鑫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招聘信息,上海申鑫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怎么样?
欧洲足球锦标赛,2020年欧洲足球锦标赛的介绍
曼彻斯特联足球俱乐部,全世界有名的足球队
巴塞罗那足球俱乐部,
  • 巴塞罗那足球俱乐部,

  • admin艺术故事
  • 巴塞罗那队的简介 巴塞2113罗那5261足球俱乐部(Fútbol Club Barcelona),简称巴萨4102(barca),是一家位于西班牙巴塞罗那市的足球俱乐部,1653西班牙足球甲级联赛传统豪门之一
上海申鑫足球俱乐部,上海申鑫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招聘信息,上海申鑫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怎么样?
全能奇才,《全能奇才》有几个女主角?
世界大学生夏季运动会,第31届世界大学生夏季运动会logo的构图要素与意义?
巴塞罗那足球俱乐部,
  • 巴塞罗那足球俱乐部,

  • admin艺术故事
  • 巴塞罗那队的简介 巴塞2113罗那5261足球俱乐部(Fútbol Club Barcelona),简称巴萨4102(barca),是一家位于西班牙巴塞罗那市的足球俱乐部,1653西班牙足球甲级联赛传统豪门之一
犹他爵士队,犹他爵士队哪一个版本的经理中小罗的数据最好?
诺瓦克·德约科维奇,
  • 诺瓦克·德约科维奇,

  • admin艺术故事
  • 诺瓦克·德约科维奇外号 诺瓦克·德约科维奇外号2113是:小5261德诺瓦克·德约科维奇4102(Novak Djokovic),1987年5月22日出生于塞尔维亚,塞尔维亚职1653业网球运动员。2003年